惠泽社群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惠泽社群 >

  • 争议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改革的良方还是假药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9-09-07点击率:
  •   2014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2月11日-1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在12日举行的“混和所有制与国企改革新思路”分论坛上,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梓木称混合所有制或许是一剂药方,它能够治国企的病、救央企的命;而)则认为混合所有制仅是伪命题,“混合的结果,不是国有的侵吞民有资产,就是是民有的侵吞国有资产,一定是这两种结果,不会有第三种结果。混合制是骗人的,没用。”

      包括首创置业董事长刘晓光、深圳福坛红姐心水论坛有个著名的“笨驴效应”,,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资银行执行主席蔡洪平、宅急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显宝、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朝晖、前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永安均参与了该主题的讨论。

      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要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牵引作用。而在布局经济体制改革时,首先是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还特别提出,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必然要求。

      对于混合所有制,王梓木直言,“混合所有制或许是一剂药方,它能够治国企的病,救央企的命。”他认为,混合所有制有利于国企的进一步改制,提高竞争力乃至于生命力;同时,有利于培育一批真正企业家群体。此外还有利于市场机构的优化以及给民营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不过,任志强却直呼混合所有制是一个伪命题。他质疑说:什么叫混合制,定义是什么呢?有1%是不是算混合?他甚至直指混合制的好处就是可以“化妆逃跑”。国有企业最讨厌国资委的管理、党委的管理,现在想借混合制的名义把他们都轰走。“这是很典型的要摆和上级领导,同时又自己能指挥国有资产,借产权的变化而改变治理结构。”

      任志强认为,混合的结果,要不然是国有的侵吞民有资产,要不然是民有的侵吞国有资产,一定是这两种结果,不会有第三种结果。他认为,混合制是执行不下去的。

      刘晓光反驳称,国有企业想用混合所有制改制解放自己,取得自主权,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对民营企业也没有什么坏处,关键问题在于股权结构。

      蔡洪平则认为,混合所有制是一个过渡的提法。这是中国特色,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走一步再说,只能先混合。这是一个历史过程,混合所有制的提法以后慢慢就会没有,但目前只能这样走。

      刘晓光亦认为,混合所有制并不一定能完全解决问题,但是毕竟有这么一个过渡的历史和阶段。

      在分论坛上, 黄朝晖表示,国有企业改革红利很大。就净资产收益率而言,国有企业是5.9,非国有企业是11.1,大概有4点几收益率的差距,这一巨大的红利放出来,实际就是12万亿左右市值,也是国家可以用来稳定经济的一个东西。

      不过,黄朝晖指出,央企如果按一般的定义来说,实际上线万亿勉强是一般竞争,其他都是战略性和垄断性,如果按这样格局的话,大部分都不需要改。他强烈建议垄断行业,战略性行业的定义必须要严格范围,不要扩大化。

      李永安指出,现在国家管理的中央企业是113家,其中53家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军工电信,电力,钢铁。这53家分成3类的情况,有一类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军工,管家婆六全彩http://www.VRTOURZ.COM niuniu8-8 1 niu,还有国有资本的企业;第二类是提供公共服务的,公益性的这样的企业,包括电力,这可能逐步的改成以国有资本控股,社会资本应该参与的,这是第二种类型。第三种类型,属于一种完全竞争性的,这个社会资本完全可以进入,甚至于社会资本可以控股,国有资本可以退出。

      除了对哪些领域实行混合所有制的探讨外,嘉宾更为关注混合所有制究竟谁跟谁混?

      蔡洪平指出,混合所有制需要解决两大问题,第一个究竟是谁跟谁混,是民进国企还是国企进民企,民企进到国企,就不是哪个私人企业进去,目前国际上的很多例子就是共同资金进去。他认为,混合制真的是相对股份的平均的混,而不是巨大差异的搀沙子混。此外,党管干部一定要取消。

      而作为民企的宅急送董事长陈显宝亦表示,混合所有制有着特殊性,特殊性就是政府的角色怎么转变,跟国企一起,将来发生矛盾,民企如何抗衡;此外如果企业控股依然一股独大,民企的进入也是没有意义的。

      刘晓光指出,混合所有制的方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有一个定义的问题,到底什么是民营企业?我们跟外资合资了算什么?上市公司有国营、有民营、有外资、还有个人,这算什么?定义要弄清楚,下一步,肯定有很多很细的问题,结构要设立得非常好,否则将来在执行过程中会有很大的问题。(腾讯财经 卢肖红 发自深圳)

      李稻葵:经济改革应突破国企农民和金融问题2014.01.24